分类
异世界

异世界-4.农场

当时来的三个亚种族人的血液放射同位素扫描结果令人惊讶的是诺伊,lisa和我。而诺伊当时正在总控室,我和lisa远在万里之遥的北半球大区。

夏日早晨的知了叫声应是最令人心烦的事情。

睁开双眼,听到唰唰的水声从浴室传来,lisa在冲澡。

大落地窗外,停着一个艳红色的私人飞行器,流线型的线条,很性感,很迷人,如同lisa的身材一样。Lisa的皮肤、容貌、身材都是一流的,可我对她就是没有感觉,从没有想过把她做过消磨时光的酷客。她在我的眼里,永远就是一个爱搬弄是非的办公室小姑娘,八卦多,消息灵通。

“您好!您预约的航空中心巴士将在5分钟后到达,请您作好准备!”

我还要去南半球农场大区出差,差点忘记了。瞬间的洗漱,拿了几件换洗衣服就冲出家门,巴士已稳稳的停在我的住所门口。

”Lisa,你走的时候收拾一下我的家,锁好门!“

不等lisa回复,航空中心巴士已经快速启动,飞奔而去。

航空中心巴士如原子钟般的准点,分秒不差的停在了航空中心登机口门口。我径直走进了登机口,登机口上方的提示屏上显示出:欢迎您!张克先生,祝您旅途愉快!

异元时代,整个地球按照不同的主要物资生产目的划分为几个大区,我所在的是北半球,是核心管理区,是众多大区的枢纽所在地,作资源协调和中心管控的地方。我要去的大区位于南半球,主要负责粮食等农作物的生产,有时大家就管这个南半球大区叫做农场,而我的工作主要就是负责协调农场与其他大区关系。我所认识的地球上的所有人都在各个大区中负责有相应的工作,稳定而和谐的忙碌着,当然也有专门做艺术创作的,有专区生产各种娱乐,音乐、电影等精神产品,用于调剂大家的生活。但是似乎我们都对这些不太感兴趣,因为几百年了,做创作的永远就是那些人,生产的永远就是那些艺术作品,看这些艺术作品的永远都是我们,我们看腻了艺术作品,艺术作品也腻烦了我们。

坐在区际航班宽大的座椅中,喝着不加糖的美式咖啡,看着新闻,消磨着我的旅途时间。其实新闻没有什么可看的,每天无非就是地球的U矿即将耗尽,外星球探测又有好消息,在距地球多少万公里外,又发现一个什么星球,成为我们的殖民地;一杯咖啡刚刚喝完,南半球到了。

农场在我到达后给我做了简要的例行公事的工作汇报,我让他们给我出一个正式的文字公文就结束了这次调研。

午餐时,按lisa的指示我约了刘诺依,就是那个卡卡基地给我发邮件的诺伊。吃饭时诺伊给我讲了事情的原委,他的职责是安保监控,发现有多个亚种族人入侵了农场,但不知什么原因安保系统没有启动。

小刘是这个安保系统的制造者和维护人员,他很好奇,想搞清楚亚种族人是如何入侵系统的,就没有正常上报,只是例行上报了一个大家都接受的原因-依然是虫害,但由于被这次亚种族人盗走的粮食太多,还是引起了卡卡基地主管的注意。作为lisa的一个酷客朋友,就告诉了lisa,让lisa安排一下我来处理此事。

”原来我是lisa的一杆枪啊,“

听到这里,我很生气。

但又觉得这事确实挺有意思挺刺激的,也想看看这亚种族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很好奇,问,“诺伊你是怎么判断入侵者就是异族人呢?“

“异盟大同社会的社员基本上都是古汉人,都有比较典型的黄种汉人特征,异族人大多不是汉人,体型特征还是非常明显的,同时我们异盟大同社员都有注入肌体的芯片和融入血液的可识别放射元素,区分入侵者对于我来说非常容易。”

说完,诺伊不无得意的笑着吸了一大口可乐。

饭后,小刘带我回到农场总控室,诺伊回放了亚种族人入侵粮仓的视频。对于我这个没有见识过异盟之外世界的人,感觉到了异常的诡异。

十五的深夜,月亮又大又圆又亮。由于常年太平无事,粮仓只有象征性的一个矮矮的围墙,为了简单的管理需要,大门安装有身份芯片识别系统和血液放射同位素扫描系统,农场工作人员到来时会进行安全鉴别。

当时来的三个亚种族人的血液放射同位素扫描结果令人惊讶的是诺伊,lisa和我。而诺伊当时正在总控室,我和lisa远在万里之遥的北半球大区。

我愣了。

更加诡异的是,扫描结果显示是我的那个人,经过监控摄像头时竟然故意抬头看了监控,微笑了一下,一个白皮肤,高鼻梁,蓝眼睛,深眼窝的人,肯定不是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汉人。

那人用深邃的眼神盯着摄像头足足有一分钟,似乎他早已知道我要看这个录像,要采用这种模式和他对视一样。 突然,我打了一个冷战,这眼神为什么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眼神似乎一下入了我的脑,入了我的血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