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异世界

异世界-6.坠机

可头部的剧痛却是这么真切,我想伸手抚摸一下,突然觉得手动不了,我睁眼看了看,我被五花大绑捆着了。

返程的航班上,我无精打采的躺在座椅上,思绪万千。来时,香美可口的咖啡,现在在我嘴里也是索然无味。

我脑子飞快的转着,问号越来越多,似乎总形不成可自圆其说的逻辑关系。航程似乎也变得漫长,我拿起杯子,想再喝一口咖啡,突然飞机剧烈的抖动了一下,咖啡哗的就潵了我一身,可怜我在农场新买的时装了,我刚想召唤空姐帮我一下,飞机又剧烈的颠簸一下,突然猛烈的抖动,各种警报瞬间全都尖叫起来,氧气面罩刷的掉了下来,机舱里面的乘客安静的拿起自己面前的面罩戴上,静静地戴上,静静地坐着,甜的发腻的声音从喇叭中播放出来,

“尊敬的乘客,本航班遇到不稳定气流,请您带好氧气面罩,飞机将会进行迫降,请您按安全提示做好准备工作。”

飞机一直在急速坠落,耳旁只听到飞机的机体与气流的高速摩擦声,接着是树枝撞击飞机,树枝折断声和飞机机体的破裂声,在我正想分辨是飞机的哪一部分断裂的时候,一下剧烈的振动把我抛了起来,我随着断裂的座椅被抛起来撞向机舱顶部,在我的脑袋和机舱的撞击中,我的脑袋惨败,瞬间晕死过去。

“妈妈!妈妈!”

金发的小女孩在拉扯我的胳膊,

“我口渴,给我找些水喝吧!”

一阵甘甜的雨露洒到我的嘴唇上,沁入我的心脾。

好冷啊!腿部剧烈的疼痛刺激的我一下醒来,淅淅沥沥的雨滴撒在我的全身,浑身冰冷,我试图挪动一下我疼痛的左腿,发现还行,腿部的骨头没有断,只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伤了一个大口子,被雨水一刺激痛的不行。

我活动了一下双手和胳膊,发现除了一些外皮擦伤外没有没有什么大碍。打开安全带,我甩掉救了我一命的座椅,慢慢的想坐起来,头不小心撞击在身后一个软绵绵的物体上,我一下疼晕过去,我的后脑受伤比较严重。

等我缓缓醒来,天已然黑透了,我吃力的喊了几声,

“有人吗,有人吗!?”除了野兽的几声低吼,没有人答应我。

我小心的保护着我的头部,费力的爬到空旷的地方,才发现在我身后撞晕我的软绵绵的东西是一个人的内脏。

坠机太剧烈,乘客的尸首被金属碎片分割成了一块块的。

只有一个字来形容,惨!

我在坠机现场周围找了一些飞机上的医疗急救包,用消毒液冲洗了一下头部,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环顾了一下四周,借助黯淡的月光,我发现这里是一片亚热带的灌木丛,远处黑压压的一片,似乎是片树林,一条带状的带有火花的路径延伸至我这里,特别醒目,应该是飞机坠毁的飞行轨迹了。

一阵悲情油然而生,怎么这么倒霉,碰到一堆问题还没搞清楚,就碰到了坠机,救援队不知多久才能到。一阵剧痛从我的头部伤口传来,我一下又失去了知觉。

“妈妈!妈妈!你看我的头发好看吗!”

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在和我聊天。

“我口渴,给我拿些水喝,谢谢!”我对她说,瞬间她消失了。

清冽甘甜的感觉从我的嘴巴里传来,应该是水,我正在享受水给我带来的快感,一阵剧痛从我的脑袋上传来,我醒了过来。

一群人围在我的跟前,那个我记忆入骨髓的幽幽的眼睛盯着我,嘴巴里好像在说些什么,我痛苦的闭上眼睛.

“又是在做梦,妈的!”

可头部的剧痛却是这么真切,我想伸手抚摸一下,突然觉得手动不了,我睁眼看了看,我被五花大绑捆着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